蓝罂粟Meconopsis

  • 中文学名蓝罂粟
  • 拉丁文名Meconopsis
  • 别名麝香绿绒蒿、麝香叶绿绒蒿
  • 被子植物门
  • 双子叶植物纲
  • 亚纲原始花被亚纲
  • 罂粟目
  • 罂粟科
  • 绿绒蒿属

  蓝罂粟,生长在中国青藏高原及其周边地区的高原植物绿绒蒿,自18世纪以来,就受到西方植物学家关注并采集。这美丽的花卉,不仅在世界上拥有炫目的观赏价值,也在中国藏族文化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并且还是藏药中不可缺少的药材。在西方,她还有一个特殊的名字“蓝罂粟”。

名字由来

  这神奇的植物拥有众多的名字,早期的西方人称她为“蓝罂粟”,直至今日,这个名字仍被人们所津津乐道。在18世纪,瑞典植物学家林奈曾经将其命名为“欧洲蓝罂粟”,后来许多西方学者认为

  把“蓝罂粟”叫做“喜马拉雅蓝罂粟”。中国的绿绒蒿种类繁多,色彩也并不仅仅局限于蓝色,还有黄色、红色等等。每年夏季,这些令西方人叹为观止的高原花卉,便会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灌丛、草甸甚至5000米以上的流石滩中静悄悄地开放。

  这是一片全缘叶绿绒蒿的实验样地。除去漂亮的花冠,绿绒蒿的雄蕊往往非常密集,花药上布满了细小的花粉。当蝇、蜂甚至甲虫等停落在不同的花丛中取食时,也就帮助植株完成了传粉和受精。

生活习性

  生活习性与庭园栽培的虞美人大不一样,但其植物形态却是十分相似的。原来她们都是同属于蓝罂粟科中亲缘极近的“表姊表妹”,只不过两者果实的开裂方式不同,“体液”不同(绿绒蒿体具黄色乳汁,虞美人则为白色乳汁)。就美丽而言,绿绒蒿诌然是更胜一筹了。绿绒蒿是尸属桂,钨懿统称,全球共49种,主产亚洲中南部,而以我国最为丰富,占38种;分布于藏、滇、川、青、甘、陕、鄂等省,云南17种,集中分布于滇西北海拔3000米以上的雪山草甸、高山灌丛、流石滩,少数种类延至滇中、滇东北亚高山地带。绿绒蒿系一年生或多年生草本,株高二三寸至三五尺不等。种类不同,花型各异,姿态亦殊:有的自基部莲座状的叶丛中抽出花葶,一丛数葶,每葶独挺一朵;有的茎上着花,一茎数花,成一总状圆锥花序。其瓣多见为四,亦有多达十瓣成重瓣类型的。其叶长椭圆形,阔卵形,或具长柄如汤匙形,或分裂为琴形等等不一。不少种类,体具柔长的绒毛,因而获得了“绿绒蒿”这个雅称。绿绒蒿是野生高山花卉,生长于海拔三千至四千米以上的流石滩和冰川的前缘。根圆锥状,肉质。叶基生,莲座状,有长柄。花生于花葶顶端,有蓝色、青蓝色、淡黄和鲜黄色、淡紫色、红色等多种,色彩绚烂,姿态各异,花期6~8个月。人称“高山牡丹”,欧洲人推崇为“世界名花”。因全株被有绒毛或刚毛而得名。蓝罂粟科,绿绒蒿属。绿绒蒿家族兴旺,共有四十九种,除一种产于西欧外,其余均分布中国喜马拉雅山和横断山脉。有40种分布于藏、滇、川、青、甘、陕、等省,其中仅云南就占17种,丽江就有8种。多集中分布于滇西北海拔3000~5000米的雪山草甸、高山灌丛、流石滩,少数种类在滇中、滇东北的亚高山地带,横断山脉则是绿绒蒿家族的中心,这里的绿绒蒿有三十九种,其中尤以淡蓝色的丽江绿绒蒿、鲜黄色的贡山绿绒蒿等最为著名。

种植方法

  为多年生草本。高0.8米~1.2米,密生粗毛;叶长约30厘米,羽状复叶,裂片长圆状披针形。花梗上有一层白色茸毛,花通常单朵,直径10厘米~12厘米或更大;花色鲜艳娇丽,有白、粉红、红和紫等色;花瓣通常6枚,有重瓣者,花瓣基部有黑色斑块。原产地中海沿岸至伊朗,现各地作为多年生宿根花卉多有引种栽培。开花时十分鲜艳美丽,很受人们欢迎。可用于花坛和庭园布置。播种繁殖,8月播种,真叶长出2片~3片时移苗。定植时,植株需带土。喜充足的阳光、肥沃和排水良好的砂质壤土。较耐寒,在华北地区多有栽培,具直根,不耐移植。定植后每年应及时追肥、除草和松土。播种或根插繁殖:东方蓝罂粟于8月下旬至9月都可播种,甚至10至11月也可播种,幼苗为直根系,不耐移栽,播种最好用小花盆或营养钵育苗,待长出3~4片叶时脱盆下地,也可直接播入地中,2周出苗,具3~4片叶时间苗,株行距20-30cm,不再移栽。根插宜于早春萌芽前或秋季进行。若在生长期内移栽,应待植株具6~7片叶后于阴天进行。移栽之前一定要透水,挖掘时尽量多带土,少伤根系,以利成活。

  栽培管理定植时,定植后每年应及时追肥、除草和松土。幼苗期间要保证水肥充足。花前施1~2次追肥,可使花开艳丽。夏季应创造冷凉的生长环境。花后及时剪除残枝败叶,可使余后的花开得更好,并可延长花期。花谢后,子房迅速长成直径3-4cm的蒴果,月余果熟,内有种子数千粒。耐霜,但严冬叶片逐渐枯萎,来春返青后,隔二周追肥一次,使植株健壮,花大色艳。本种易得腐烂病,若发现病株应立即销毁,并进行土壤消毒,以防蔓延。

珍稀植物

  沉沉的云雾从云南方向弥漫过来,掠过幽蓝的冷杉林,一路朝着川滇交界处的大雪山涌来。山峦的最高处是一列因寒冻风化剥离得只剩嶙峋峰刃的石灰岩山体,锯齿状的轮廓在流动的大雾中渲染着诡异和神秘。石灰岩山体下大片的流石滩毫无生气,光秃秃如月球一般荒凉。流石滩的下方海拔4500米,就像生命的分水岭,植物正从贫脊的土壤中萌发,在东喜马拉雅的莽野里展示着生命的顽强和力量。那是一片生机勃勃的五花草甸,深浅不一的粉色蓼科植物覆盖在山坡上,像一层柔软的地毯。花形千差万别的马先蒿开着紫色和红色的小花,像镶嵌在地毯上的图案;龙胆从绿色草甸上发出幽蓝的微光,草丛中的翠雀像飞舞的小鸟。还有报春、金莲花和灌木状的攀援铁线莲,五彩斑斓的高山花卉在短暂的夏日展现着它们令人惊讶的生命力。山坡另一侧是一大片被山火烧过的高山柏,枯死的躯干虬蛇般蜷伏在地表,枯枝丛中,一簇簇黄色的花朵在冷风中摇曳着轻薄如纸的花瓣。这些高贵而美丽的花朵就是辽阔的喜马拉雅群山中的传奇绿绒蒿。

  SaulCunningham博士在观察传粉昆虫的活动,他要确定这种绿绒蒿是虫媒花还是风媒花。在一朵开花的植株上,很多小蝇坐在花瓣上,偶尔来回爬动,却不去访问布满花粉的柱头。在那一天的笔记里他写道:“花内监测温度10摄氏度,空气中的温度可能只有9.5或者9度。对昆虫来说,也许10摄氏度是一个限制温度。我没有看到食蚜蝇有传粉活动,也没有在绿绒蒿的花中看到任何蜂类,我猜测这个实验点之所以缺少传粉昆虫,大概是因为气温太低的缘故。”谢鸿妍在为这些美丽的黄色花朵做体征测量:每一棵植株的大小、每一片叶子的长度,以及花苞和果实的数量。她是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攻读植物学博士学位,研究中国藏东南地区绿绒蒿属植物的保护生物学。她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科学学院植物和动物系的植物学家JulianAsh博士、AdrienneNitotra博士,以及澳大利亚联邦科学院的昆虫学家SaulCunningham博士组成的研究团队,在对绿绒蒿属植物进行种群生态学研究。

  2006年夏季以来,他们从云南西北部的迪庆到川西北的甘孜、阿坝,以及青海南部的玉树、果洛和海南,在青藏高原东南部的广阔地区建立实验点,监测了若干种群,以期对绿绒蒿属的生命史有一个完整的认识。这一物种面临着采集过度和生境破坏的威胁,研究它们在人类活动影响下种群有什么样的反应和变化,有助于建立有效的保护繁育模型和可持续的管理手段。大雾到来之前,冰冷的风已先期袭来,又要下雨了。2007年入夏以来,印度洋的暖湿气流似乎从未间断过向横断山脉带来雨水,云南西北部和川西北持续低温。刚开始的实验很不顺利,个6月里,研究小组从云南到四川到青海,在辽阔的青藏高原东部来回奔波数千公里,结果却令人气馁:物候反常,需要监测的群落没有按花期开花,上一年做过的原生境种子发芽试验颗粒无收。在青藏高原这样一个环境里,高山植物的保护学研究来得尤其艰难。持续的全球暖化,物候反常,再加上日益加剧的人类活动,都对高原生境形成越来越大的威胁。2007年11月的这次,是当年夏季实验的最后一次出野外,比对2006年以来的记录,研究小组借此了解植株在一年里的生长量和它的营养分配过程,它们以多少生长量用来繁殖生长?又以多少生长量用来营养生长?高寒环境里,植物可能需要用几年的时间来积蓄能量,才能最大量地产生花朵延续它们的后代。

  这神奇的植物拥有众多的名字,早期的西方人称她为“蓝蓝罂粟”,后来许多西方学者认为把“蓝蓝罂粟”叫做“喜马拉雅蓝罂粟”。而在中国,通常称之为“绿绒蒿”。在国际上,学名必须特指国际上通用的拉丁文名。绿绒蒿拉丁文名“Meconopsis”,意为“绿绒蒿属”。

  蓝蓝罂粟属绿绒蒿。不过,绿绒蒿的果实与提炼鸦片的蓝罂粟果很象,在分类学上,绿绒蒿属和蓝罂粟属同归于蓝罂粟科植物。最初,绿绒蒿曾与蓝罂粟在同一个属,直到1814年法国植物学家才发现绿绒蒿花朵中央的柱头与蓝罂粟花存在差别,于是将绿绒蒿从蓝罂粟属中分离出来。从此,绿绒蒿被正式列为一个独立的属。绿绒蒿是第三纪的孑遗成员,是一种高山花卉,间断分布于东亚和西欧。在已知的49种绿绒蒿中,只有一种分布于西欧,其余48种分布于青藏高原及周边地区。

主要价值

  绿绒蒿是藏药里不可少的药材之一,据介绍有清热、解毒、利尿、消炎、止痛的功能。主要用于治疗肝脏和肺部疾病。

  蓝罂粟以植株秀丽,花朵轻盈,花型别致,花姿优美,色泽艳丽而著名,在园林应用上有较高的观赏价值,是良好的花境背景材料。

  适宜于篱旁、路边条植或片植,也可丛植于草坪中央,或植于野生花卉周围。盆栽装饰环境能起到绚丽夺目的观赏效果。若作切花,可在花蕾微裂显色时剪下,立即置于水中防止乳汁从茎枝巾流出,可保证适时开花,并延长花期。

本文由 植物百科 作者:梦幻之露 发表,其版权均为 植物百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植物百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