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新闻秘书回应其女儿在欧洲议会实习:与自己的工作无关

时间 • 2019-07-22 09:39:24

【文/观察者网 严珊珊】

女儿实习却让欧洲议会炸了锅......27日,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终于出面回应,称女儿的实习与自己的工作无关。

佩斯科夫和女儿佩斯科娃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月27日消息,《法国晚报》25日曾报道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发言人佩斯科夫的女儿在欧洲议会实习,之后一度引发争议。27日,佩斯科夫在回答记者提问这件事是否意味着“克里姆林宫试图进入欧洲议会”时回答说,“这是一个普通大学生的事”,并且像这样的实习是一件很普通的事。

佩斯科夫拒绝对此事进行进一步的解释。他说,“关于其它的我不想进行解释,这与我的工作无关”。



佩斯科夫和女儿佩斯科娃

另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月26日报道,佩斯科夫的女儿伊丽莎白·佩斯科娃(Elizaveta Peskova)目前正在欧洲议会议员埃梅里克·肖布拉德(Aymeric Chauprade)的团队实习。后者是法国极右翼领导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的前国际顾问,也是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的著名支持者,还是英国的欧洲怀疑论者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领导的“欧洲自由和直接民主组织”的副主席。

佩斯科夫的女儿佩斯科娃

肖布拉德表示,佩斯科娃从2018年11月份起作为实习生在欧洲议会工作是合法的。实习会一直持续到今年4月底,实习工资为每月1000欧元(约合7600元人民币)。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中指出,有些欧洲议会议员反对佩斯科娃获取参加会议和查看数据库的权限。但肖布拉德对此表示,伊丽莎白∙佩斯科娃像其他所有实习生一样没有获得机密信息的权限,并坚持认为她只能接触到没有任何秘密的已经公开的细节,包括他所属的欧盟-俄罗斯代表团的工作。

一位欧洲议会发言人就此事回应称,佩斯科娃女士可以参加任何非限制性的公开会议或代表团会议。她说,实习生不能接触机密文件,但可以查看电子邮件数据库。

这位女发言人还表示,佩斯科娃在肖布拉德手下实习是她与欧洲议会议员的合同关系,而不是与欧洲议会本身。但是肖布拉德先生是议会安全和防务小组委员会以及外交事务委员会的成员,所以他会收到一些重要文件。

欧洲媒体早些时候曾就此事联系几名欧洲议会成员进行采访,他们答复并不知道有一名俄罗斯高级官员的家属在他们中间工作。

然而,事件一经报道,欧洲议员们顿时炸了锅。

法国社会党欧洲议会议员阿隆内斯-邦纳福伊(Christine Revault d'Allonnes-Bonnefoy)称这一发现“令人震惊”。她告诉法新社,“克里姆林宫发言人的女儿可不是随便什么人。我很惊讶这次雇佣竟然得到了议会人事部门的认可。”

立陶宛欧洲议会议员奥什特列维丘斯(Petras Austrevicius)说,这件事给“欧洲议会蒙上了巨大的耻辱”。

拉脱维亚欧洲议会议员卡尔涅婕(Sandra Kalniete)2月25日告诉俄罗斯公共广播公司,她提请了议会高官对普京新闻秘书的女儿在欧盟议会工作一事的关注。卡尔涅婕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并称这“违反了欧洲议会的一般安全规则”。

这次受到争议的普京发言人的女儿佩斯科娃才21岁,近几年一直在巴黎学习法律,并且在网络上小有名气,她的Instagram账号拥有超过8.5万粉丝。

她的父亲佩斯科夫自2008年起担任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新闻秘书和发言人,是普京的得力助手,曾多次在重要场合代表普京发声。

英国广播公司的文章中指出,佩斯科娃从未回避过政治问题。两年前,她还去克里米亚地区参观了一家造船厂。俄罗斯与乌克兰在该地区存在主权争议,2014年起由俄方实际控制,并划为克里米亚共和国。乌方则将当地划为自治共和国,区域与俄方行政区完全重叠,有关机构设在赫尔松。

前段时间,她还发表了对法国“黄背心”抗议活动的观察评论,并将巴黎夜间的场景比作电脑游戏“僵尸启示录”。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