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接受加媒采访:美国实体清单对华为没有死亡威胁

时间 • 2019-07-31 03:15:12

(观察者网讯)

6月29日下午,G20大阪峰会闭幕。在闭幕后的记者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称,美国企业可以继续向华为出售零部件。不过他稍后表示,并未将华为从“实体清单”上撤下。

也是在当天下午,华为“心声社区”刊发了该公司创始人任正非两天前(27日)接受加拿大《环球邮报》采访纪要。

在任正非看来,美国的实体清单对华为没有死亡威胁。他表示,目前的根本问题,是美国要取消实体清单,而不是延缓。延缓实体清单最痛苦的是美国公司,而不是我们。

“我们照样热火朝天地生产,员工人数从18.8万人扩展到19.4万人,因为要做版本切换磨合,需要增加工程师。”他说道。

在谈及外界关注的芯片业务时,任正非表示,我最关注的不是芯片,因为我们自己的芯片其实比美国的先进。

此外,他表示,将在加拿大投资,规模至少为几十亿美元。他还说,如果不发生这次和美国的冲突,也不发生和加拿大的冲突,可能加拿大会成为世界理论科研中心。

具体内容如下:

任正非接受《环球邮报》专访,视频截图

记者:感谢您的时间,首先针对近期几件新闻事件问您几个问题。第一,联邦快递承运的华为包裹中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联邦快递说这个事情属于操作失误,您相信吗?

任正非:我们每年有大概一千多亿美元的货物都是由DHL、联邦快递等向全世界运输,都是正常的货物,没有秘密。至于联邦快递为什么把寄送地址不是美国的包裹寄送到美国,我们搞不清楚,只有联邦快递自己才能搞明白。

记者:您能不能解释一下美国Futurewei这家公司呢?之前您多次表示不会把华为哪一块进行分拆,似乎在Futurewei上面不是如此,未来是否可以预期华为有更多类似的举措呢?

任正非:由于美国的管制规则,只要这个零部件或技术有美国成分可能就受管制。有美国人工作的可能也有美国成份,因此,Futurewei是在美国法律条件下的特殊问题处理。

记者:这是华为未来去解决其他问题的模式吗?把公司的一部分拆分出来在全球各地进行布局?

任正非:不会。像美国实体清单的做法,我认为全世界没有第二个国家会这样做,所以不会出现其他情况。

记者:您以前也说过,华为不会跟军方在研究方面合作。但今天我们看到有报道称,华为几名员工跟中国军方一起联合发布了研究论文,自称为华为工作,似乎证明了华为在研究上跟中国军方合作?

任正非:第一,华为与军方没有任何有组织的研究合作,你说的这几个人应该是个人行为,我们不知晓他们为什么会做这个事情。可以问一问他们本人到底出于什么动机。

记者:这几个人现在还在华为工作吗?他们会被开除吗?

任正非:我听说除了有一个人还在华为以外,其他人之前就已经离职了。

记者:剩下的还在华为工作的人会被开除吗?

任正非:我不知道,对这个人不了解,是基层的员工。

记者:针对这个事情您会给华为其他员工传递怎样的信息呢?公司不允许这件事情、不要做这样的事情会给警告吗?

任正非:我们公司是做民用产品,他去做其他事情,估计考核结果不会好,因为我们必须围绕主航道做出贡献,如果没有贡献,部门如何会承认他的成绩呢?

记者:与军方合作,在华为是被允许,还是不允许?

任正非:不允许。

记者:我们知道,华为有几家重要的合作伙伴(包括Google、Arm)在积极和美国相关方面进行游说,在华为“实体清单”事情上做例外的处理,您对此有何期待?您是否在为华为完全被禁止与美国公司合作的情况做准备?还是说你预计部分关键供应商可能获得特许为华为供货?

任正非:美国供应商站在自己利益的角度上去积极游说政府放松管制,这是可以理解的,我们也需要大量购买它们的产品和技术。但是我认为,美国不会取消实体清单。并不是因为我们犯了什么错误惩罚我们,而是美国想要消灭我们,才把我们放入实体清单。我认为,美国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所以美国短期内应该不会处理这个问题的。

记者:您认为华为美国供应商的游说工作不会成功吗?华为是在做他们无法继续供货的准备吗?

任正非:我没有说它们不会成功,我认为它们的努力完全可以理解。我们不怕美国实体清单对我们的打击,是基于三个基础条件:

第一,内部高度团结一致。在特朗普没有打击我们之前,我们公司内部还是比较松散的;特朗普打击我们以后,我们内部“求生存、求发展”,更加团结一心,而且意志更加坚强,大家工作干劲和热情更加高涨。

第二,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比如美国公司不供应器件给我们了,我们并不迁怒它们,我们能理解它们,还是要积极与它们合作。无论外国企业还是中国企业,我们都会敞开怀抱,以更大规模合作;只要能给我们提供帮助的企业,都要加大合作。这就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们是建立了一个广泛的统一战线。

第三,坚持“大方向要正确”。美国打击我们的5G,只是我们网络联接产业的一部分,我们不只是5G领先世界,光传输、光交换、接入网和核心网也是远远领先世界的。这个产业依靠我们自己的芯片和软件,完全可以独立存在,不受美国影响。

目前受影响多一些的是终端,我们努力用一、两年来调整,也能完成终端的持续增长。即使受到美国实体清单影响,我们的P30手机在发布后85天内销售了1000万台,说明用户对我们的信任并没有减弱。截止5月30日,我们的终端已经销售了1亿台。所以,终端遇到的困难,我们会在下半年或者明年逐步得到克服。

记者:您刚才提到,在接下来一、两年会努力去调整适应新的环境,一、两年之后会完全调整过来。您能否解释一下“完全调整过来”是什么意思?是那时候华为完全不依赖美国的技术和专利就能完整生产出产品吗?

任正非:我们有很多专利,美国也有很多专利,我们是交叉许可的,许可之间本身没有障碍和矛盾。

但是,我们永远都不想离开美国的技术和部件、产品给我们的支持。因为我们用了美国的技术、部件来组成华为产品,会更加先进,能更好地为人类服务。我讲的是,两年以后我们应该没有生存的困难。

记者:为什么会没有生存困难呢?从现在到两年之后会做哪些调整?

任正非:我们通过自己的研究和合作伙伴研究和攻关,在供给上不存在什么问题。

记者:今年年初您提到,即使没有美国芯片华为也能够继续生存,5月中旬时说美国事件对华为的增长有小幅影响,最近又提到,美国事件对华为收入的影响规模可能在300亿美元,似乎这个影响还是蛮大的,这个阶段到底什么发生了变化,有哪些变化比我们预想的更加恶劣?

任正非:第一,所有核心的尖端芯片,我们都没有问题,都可以完全自己供给,保持产品的高度领先;第二,少量的部件更替需要更换版本,在版本切换期间,产能上不来,这对发展有一些影响;第三,关于300亿美元,外界可能认为是很大的数字,在我们眼中是一个小数字。因为我们原本预测今年能实现1350亿美元收入,下降300亿美元,还有1000亿美元左右。这是我们的预测,实际上,现在财务报表反映出来的真实情况比我们预测的要好一些。

记者:您意思是说今年收入下滑的预期,相比原来的预测,不会达到300亿美元这么多吗?

任正非:有可能,要少一点。

记者:大家很关心数字,现在有没有最新的预测?会受到多大的冲击?比如说200亿?

任正非:这个没有预测。我讲话比较极端一点,就留有一些余地。还是要看下半年的报表,上半年报表不代表全年的情况。因为前四个月是高速增长,实体清单出来以后,五、六月份开始有点影响,但是影响不大,因为生产有惯性。我们预计下半年开始会有一些影响,但是影响有多大,现在还不能肯定。

记者:美国政府后来给了华为90天的宽限期(临时通用许可证),华为现在肯定也在做准备,90天到期之后华为会怎么做?90天到期的那一天到底会发生什么?之前说华为有“漏洞”,不断在弥补加强,到底有那些需要补?会发生哪些变化?是否意味着90天到期之后,会有一些华为产品市场上客户买不到?在实体清单完全生效的那天对华为意味着什么?

任正非:我认为,这90天根本是不需要的,因为实体清单出来那一天,我们就准备好了,不需要90天。“90天临时许可”其实对我们的打击范围增大了,而不是缩小。因为实体清单出来以后,打击我们的只是不能供应器件或技术等,90天延期把本来不需要许可的一些标准组织活动也囊括进去了,对很多标准组织造成了困扰,所以“90天”不是对我们宽容了,而是对我们打击更厉害了。

目前的根本问题,是美国要取消实体清单,而不是延缓。延缓实体清单最痛苦的是美国公司,而不是我们。我们照样热火朝天地生产,员工人数从18.8万人扩展到19.4万人,因为要做版本切换磨合,需要增加工程师。如果你有机会,可以去看一看生产线,生产线上的技术人员都是忙忙碌碌的。但是,美国公司不能供应器件之后,会对它们的财务报表产生影响,痛苦比我们大,我们很同情它们,因为毕竟同甘共苦二、三十年了。因此,延缓90天没有什么意义,我们早就做好了准备。

记者:您刚才提到华为的员工从18.8万增加到19.4万,增加了6千人,规模很大,可能很多公司总的员工数量都没有这么多,增加的人做什么?做软件开发、代码开发还是别的?

任正非:各方面都有。

记者:之前很多记者采访时,一直想问您到底“洞”有哪些?我其实不太想问这个问题。我想问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主要担心是什么?主要关注的重点是哪里?让华为芯片完全不受美国影响吗?

任正非:外界最关注芯片,我最关注的不是芯片,因为我们自己的芯片其实比美国的先进。往往是最不重要、也没有太大技术含量的某些零部件,我们过去忽略了,但是电路板上少了这个零件,就需要全部改版,这还是有一定工作量的。所以,美国的实体清单对我们没有死亡威胁。你问“到底有多少个洞”,我认为有千百个“洞”,每个“洞”都需要很多人去梳理、一个个去补。

记者:我知道有些是非常技术的,你们可能也不担心。在这些小“洞”里,有哪些是出乎你们意料之外、从技术层面很难解决的?

任正非:技术层面都很容易解决,只是需要时间。有些简单的器件,虽然简单,影响也大。例如,有三个器件在打击范围内,因技术简单我们忽略了,每块电路板都要用,没有就要全部修改电路板,工作量十分大。现在可以供应了,但是其中一个芯片在这两个月我们已做出来,那么三个芯片中就只购买两个了,另外一个就不再购买了。所有存在的“洞”,我们都是有能力补起来的。因为我们有8万研发人员,每年研发经费投入150-200亿美元,只要我们调过头来解决,让最尖端的人,从“求发展”、探索未来的研究,转过来先解决简单急需的问题,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记者:您有对员工说什么吗?您有没有给华为的团队一个时间期限?到这个时间点,华为所有领域(硬件、软件、部件)都不依赖于美国技术。

任正非:我不会给大家定一个时间点,因为难度不一样,工作量大小不一样,还是由他们自己去解决。我们一定要努力自己解决问题。

记者:您说这些问题一定要解决,意思是指公司所有领域,都能够实现不依赖于美国而独立运转吗?

任正非: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