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言:安倍变身特朗普,日本在半导体领域制裁韩国

时间 • 2019-07-31 04:54:5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言】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通过精准打击中兴通讯、华为技术等中国企业,让美国获得了哪些利益,目前无人知晓。美国英特尔、高通等企业比较着急,因为他们马上要丢失最大的用户。所以在G20召开后的6月29日,特朗普通过见记者的方式,宣布暂缓对华为的禁运。

在美国还没有正式宣布禁止使用华为等中国企业的产品时,早在2018年12月10日,日本就先声夺人,由官房长官菅义伟亲自宣布禁止企业使用华为等中国企业制造的通讯设备。日本曾经是个半导体大国,也做过通讯设备方面的世界第一把交椅,对相关行业有着超乎寻常的理解,在美国之前早就已决定“排除”华为了。

日本在“排除”了华为之后,7月2日,日本宣布对韩国半导体材料的出口进行管制,时间从7月4日开始。

7月2日当天,美国巴德学院(Bard College)教授沃尔特·拉塞尔·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在《华尔街日报》上撰文说:“特朗普去了日本,日本变成了特朗普。”米德教授眼里看到日本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其中之一便是“对韩国出口半导体方面的产品做出了严格的限制”。

资料图来源:视觉中国

历史问题引发日韩对峙

向特朗普学习,如果对哪个国家不满意的话,就从半导体业务上制裁这个国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这方面做得尽善尽美。

在G20峰会上,日本对韩国特别冷淡。日本刚刚通过种种外交努力,让本届峰会比去年的阿根廷峰会有很大进步——在共同声明中写进了“自由、平等而且无差别的贸易”理念,但共同宣言上的签字笔墨未干两天,日本就已宣布要通过半导体业务制裁韩国了。

日本这些年的“待客之道”受到了世界的好评,尤其中国旅客,几乎去了日本一趟就会愿意再度去那里观光访问。但我们这个世界能量守恒,有热便会有冷。日本对韩国之冷淡超乎想象。笔者最近想组织一个中日韩三方参加的会,刚和日本方面说有韩国专家参加,对方便立即宣布对这个活动不感兴趣了。

韩国在哪方面招惹了安倍?问题也还是来自历史。

二战期间,日本征用过大量的朝鲜半岛劳工,从中国绑架了相当多的劳动力去日本服苦役。这些年,中日之间绑架劳工方面的问题基本获得解决,但日本在朝鲜半岛强征劳工(日语简称为“征用工”)的经济补偿问题上,一直坚持称在1965年签订的日韩请求权协定中“已经解决”,该协定已让韩国个人的请求权“消失”。如果此时再度提出请求权问题,日本政府认为这是“从根本上颠覆了法律的基础”,对韩国个人提出的请求问题,一概持坚决否定的态度。

1945年二战结束后,1965年6月22日日韩实现了邦交正常化。两国建交时签署了一系列的协定,根据这些协定,日本向韩国提供5亿美元的政府贷款,其中3亿美元为现金赠与,2亿美元为长期贷款,还提供一般民间商业贷款3亿美元以上。日韩双方根据《旧金山对日和约》第四条(A)款的规定,解决了两国政府及民间的财产、权利及利益的请求权问题。日本方面认为,1965年8亿美元代替了对韩国的赔偿问题,日韩之间不再存在个人向政府追求赔偿的“请求权”。

但是,韩国民众对8亿美元的赔偿并不太清楚,在日本当过征用工的人大多也没有从韩国政府那里得到相关的补偿,征用工问题拖延了下来。2009年,韩国政府正式说过,征用工的对日补偿的请求并不成立,但独立于政府之外的韩国大法院,则在2012年作出判决,认为日本企业对征用工负有赔偿责任。到了2018年,韩国大法院对新日铁住金(现在日本制铁公司)发出了损害赔偿的命令。

资料图来源:IC photo

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日本不断向韩国政府施加压力,希望能按2009年的方式,由韩国政府出面谈请求权的消失问题,但文在寅总统并未充分理会日本的意图,日韩关系进入冰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