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用“非常规”方式出奇兵_军事网

时间 • 2019-06-27 10:52:23
集群空降。蒋龙 摄伞花朵朵,神兵天降。6月中旬,空降兵某旅一场实战背景下的集群伞降演练拉开战幕。虽然演练场景颇为壮观,但许多人的目光焦点,总是有意无意地落在该旅某技术室工程师胡根生的身上。此时,胡根生也暗暗捏着一把汗。这一次,该旅打破传统成建制伞降模式,大胆采取胡根生设计的分段编组方案实施伞降,实战效果如何,有待验证。看到数百名空降兵成功着陆,迅速按照战斗编成完成人装结合,空降集结速度显著提升,胡根生才长舒一口气,道出新方案的“灵感”由来。一次演练,该旅按照惯例以建制连的编组方式实施伞降。然而,由于那次着陆场地形复杂、水泽纵横,导致一些连队未能按时集结,后续行动被迟滞,贻误了战机。“战场本就有许多不确定性,问题不能归咎于‘着陆场地形复杂’,重要的是我们能改变什么?”演练中,胡根生敏锐地察觉到传统空降模式的弊端。“集群伞降的着陆场面积要求较大,以建制连为单位编排跳伞架次,同一个连队的指战员和空投补给单元散布在距离较长的投放链条上,这种情况下完成空降集结会耗费官兵大量时间和体力。”如何缩小建制单位空投散布面积?检讨反思会上,胡根生大胆提出一个非常规的投放方案:不再按整建制划分、编排空投架次,而是将同一个建制单位的人员和装备进行分段编组,通过不同架次投放到相同位置。新方案让大家眼前一亮。八连连长毛小龙曾多次带领连队参加重大演训任务,在他看来,新方案增加了一道分段编组的环节,看似复杂了,其实更利于提升实战效率。同时,质疑声也接踵而至:集群伞降投放规模大、人员多,通过打乱建制实现编组优化,官兵置身于新序列、新组合中,这无疑让本来就具有高风险的集群伞降增添了更多安全隐患。“新方案不确定因素多,多种风险交织,一旦出现差池,必定对单位建设造成冲击。”一些人表示,上级并没有赋予探索新方案的任务,何必主动冒这个险?“要想打仗多道保险,训练就得敢冒风险。”该旅党委经过慎重考虑,一致认为:新方案尽管存在一些未知风险,但能够明显提升空降集结效率,值得一试。如果这也怕、那也怕,为战斗力负责就会变成一句空话!随后,该旅梳理出10余项制约战斗力提升的瓶颈难题,分部门、分专业成立课题组,旅党委一班人分工牵头负责,主动担当第一责任人,带头攻关。传统装载方式操作难度大,他们反复研究论证,成功研制出适用于多机型的多功能装载平台,装载效率成倍提升;中小件空投难以判定类别和位置,他们探索出颜色识别、定位跟踪、仪器观察、分区编组4种方法,有效缩短了人装结合的时间……让胡根生兴奋的是,他的新方案也成为研究课题之一。在旅党委的推动下,课题组围绕新方案的可行性进行周密论证,逐个流程规范细化。经过数次小规模的实跳检验,新的空降投放方案渐趋成熟。课题攻关激活一池春水。在旅党委的带动下,基层主动解决训练难题的积极性普遍提高,探索创新出的多项战法在演训活动中得到检验和运用。(夏澎 王帅)